2019-04-18浏览量:278

阴道菌群,可以预测高风险宫颈癌、早产?

 

近年来,随着高通量测序的发展,16S rDNA测序与宏基因组测序逐步成为生殖道菌群检测的新手段,能够从基因的层面更加全面、深入地揭示阴道微生态系统的特征,为女性相关疾病的预防、诊断与治疗打下坚实的基础。今天,小锐就给大家普及一下阴道菌群的相关知识吧~


 

阴道微生物,有“好”有“坏”


与肠道菌群相比,阴道菌群种类更简单。育龄期妇女阴道四周的侧壁黏膜上可存在约40种菌属,100多个菌种,重达20克,包括乳杆菌、阴道阿托波氏菌、巨球菌、棒状杆菌、大肠杆菌、韦荣球菌和加德那菌等。这些阴道细菌可粗略分为“有益菌”和“条件致病菌”两大类。

 

健康育龄女性阴道菌群中,数量最多的细菌种属(即占优势地位的)是乳杆菌,它是维持阴道微生态平衡的有益菌,对抑制条件致病菌的侵入以及预防各种阴道感染具有重要作用。

 

 

阴道微生态与女性的健康息息相关,阴道内正常存在的乳杆菌对维持阴道正常菌群起着关键的作用。乳杆菌通过分解乳酸、竞争排斥机制及其分泌物抑制致病微生物生长,从而维持阴道微生态环境的平衡。而一旦生殖道菌群稳态遭到破坏,就会引起多种妇科疾病,例如细菌性阴道炎、滴虫性阴道炎、甚至是HPV感染导致的子宫癌等。

 

 

阴道微生物与宫颈癌

 

近期,一个来自美国和坦桑尼亚的团队运用illumina 16S rRNA V4测序技术,比较了来自23个正常女性、72个低级别宫颈细胞病变女性及50个高级别宫颈细胞病变女性的宫颈细胞刷样本,分析了与病毒感染模式和宫颈细胞学相关的宫颈微生物。

 

研究人员发现,3个队列宫颈内均含有至少有六个微生物门,包括厚壁菌门。与此同时,当他们把重点放在高风险、高级别病变的女性宫颈菌群时,发现在宫颈癌易发病例中,支原体、假单胞菌和葡萄球菌的数量有所上升。此外,研究结果显示来自生殖支原体属的微生物(如生殖支原体M. genitalium和人型支原体M. hominis)的慢性感染可能会导致HPV阳性女性宫颈发育不良。在同时感染艾滋病毒的妇女样本中,支原体水平进一步升高。

 

 

研究人员指出,需要进行更大规模的纵向研究,以更详细地探索阴道微生物与宫颈癌的关联,并确定支原体和其他高风险损伤相关微生物是在病毒感染发生之前还是之后出现在宫颈菌群中。

 

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病毒学研究员彼得·安杰莱蒂(Peter Angeletti)和他的同事写道,“通过研究鉴定出影响宫颈癌发生的关键微生物,可作为宫颈癌高风险患者的诊断标志物。同时开发出预防性益生菌疗法,促进有益微生物定植来调节阴道微生态,从而改善女性宫颈的健康状态。“

 

阴道微生物与早产

 

阴道菌群除了与多种妇科疾病相关,近期研究发现宫颈阴道微生物组还与孕妇发生早产具有紧密联系。宾夕法尼亚大学和马里兰大学的研究小组在《自然通讯》杂志上发表了宫颈阴道微生物组的相关研究,确定了与自发性早产风险相关的子宫颈和阴道中的微生物群落特征和宿主免疫特征。


研究人员通过靶向测序和酶联免疫吸附测定(ELISA)等方法,对数百名有或没有早产的女性进行了宫颈阴道微生物群落组成及免疫蛋白水平的分析,鉴定了6种微生物群落类型,并找到了与自然早产明显相关的7个类群。在这些研究结果的基础上,研究人员可以利用微生物群或相关的免疫功能,开发出预防、诊疗早产的新方法。

 

马里兰大学医学院基因组科学、微生物学和免疫学研究员Jacques Ravel和他的同事写道,“诸如此类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不仅能够促进自发性早产新型预防策略的开发,同时,将带来新的治疗手段,如通过微生物组疗法和免疫调节剂的联合预防自发性早产。”

 

 

共计2000名孕妇被纳入Motherhood & Microbiome研究,研究小组对数百名女性进行了自发性早产的嵌套病例对照研究,其中包括107名在妊娠37周之前分娩的女性和432名足月分娩的女性,近四分之三的参与者是非洲裔美国人,母亲的中位年龄为28岁。研究人员获得了在妊娠期间三个时间点采集的宫颈阴道拭子样本和人体测量数据:妊娠16至20周、妊娠20至24周、妊娠24至28周。


研究人员通过16S核糖体RNA基因测序,分析了早产组与足月组的宫颈阴道样本中的微生物群落组成,发现7种细菌分类群似乎与自发性早产有关,特别是在具有非洲裔美国血统的女性中。

 

研究小组进一步利用基于elisa的免疫学分析方法深入研究了这种关联,重点研究了宿主产生的被称为β-防御素-2的抗菌肽,这些肽以前在健康女性和细菌感染患者的生殖道研究中都有描述。

 

这些实验表明,通常被认为有益的乳酸菌的存在并不一定与自然早产风险的降低相一致。相反,这些数据表明,颈阴道样本中β-防御素-2水平的提高,通常与自发性早产风险的降低相吻合,而低于正常水平的β-防御素-2水平,往往与风险的增加相吻合,即使存在大量乳酸菌。

 

β-防御素-2效应在非裔美国女性中尤其明显,但当团队仅分析非非洲裔美国女性的数据时,这种效应并不显著。同样,与非非洲裔美国女性足月分娩相比,足月分娩婴儿的非裔美国女性的β-防御素-2水平也有所提高。研究人员指出,他们的研究结果有助于诊断,以准确识别怀孕早期[自发早产]风险的女性。

 

 

经过今天的学习,大家是不是对阴道菌群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了呢?

 

是不是觉得除了我们的明星团队“肠道菌群”,其他部位的微生物也大有可为呢?

 

如果感觉意犹未尽,敬请期待下期讲解

小锐将带领大家逐步揭开人体微生物组的神秘面纱~

 

参考文献:

[1] Klein, C., Gonzalez, D., Samwel, K., Kahesa, C., Mwaiselage, J., Aluthge, N., … Angeletti, P. C. (2019).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Cervical Microbiome, HIV Status, and Precancerous Lesions. mBio, 10(1). doi:10.1128/mbio.02785-18. 

[2] Elovitz, M. A., Gajer, P., Riis, V., Brown, A. G., Humphrys, M. S., Holm, J. B., & Ravel, J. (2019). Cervicovaginal microbiota and local immune response modulate the risk of spontaneous preterm delivery. Nature Communications, 10(1). doi:10.1038/s41467-019-09285-9.

下一篇

版权所有 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22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