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9浏览量:355

生物工程肺?猪猪已get!

猪猪的确肥肥的,笨笨的,懒懒的,但它对人类的贡献也很伟大哦~

猪毛可以做刷子,猪皮用来做皮鞋,猪粪可以做肥料,猪肉可以用来吃,猪头可以用来骂人,嘿嘿。。。

除此之外,在科研界猪猪也发挥了它的作用!

请注意

一项刊登在国际期刊《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的研究报告称,来自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医学部的Joan E. Nichols博士研发出了生物工程肺并成功将其移植到了成年猪体内,同时成年猪并未表现出任何副作用。

研究者说道,如今全球患严重肺部疾病的患者越来越多,然而可供移植的器官数量却非常有限,我们研究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众多等待接受肺部移植的患者提供治疗的希望。

沉重的尘肺

正在热播的纪录片《人间世》也报道了尘肺病

为了能够开发出生物工程肺,研究人员首先需要一个能满足肺部结构需要的支撑支架。这一次他们利用一种不相关动物的肺脏制作了这种支持性支架,同时利用特殊的糖类和清洁剂混合物来去除肺脏中的细胞和血液,留下特殊的支架蛋白,最终就形成了一个完全由肺部蛋白支撑的肺状支架。

肺部支架被置于一种水槽中,而该水槽则被加入了特殊的营养物质和猪自身细胞的混合制剂,在被移植之前,这种BEL能在生物反应器中生长30天时间,而移植后的受体猪则能存活10小时、2周、1个月和2个月,这就能够帮助研究人员检测移植后BEL组织的发育情况,以及如何与机体进行结合。

这项工作不仅需要对组织器官本身进行生物工程培育,还需要维持这些组织器官长时间存活且发挥正常功能。该研究最大的意义在于开发出基于生物工程肺的微血管系统,最终的实验结果表明在所有存活2周的实验猪体内移植的工程肺均观察到了血管侧枝循环的产生。

长期组织工程培养的另一大问题就是不可避免的污染,由于肺组织需要长期进行气体交换,在新重建的生物肺中出现细菌病毒等污染十分常见。为此,Nichols博士率领其研究团队在整个全肺重建过程中也重建了生物工程肺的免疫系统,以此来抵抗各种病原体的感染。

实验札记

> 当然,这一研究也存在一些局限性。第一个局限性在于移植实验猪的数量不足,无法满足相关基因检测的要求。因此,Nichols研究团队只能从其他研究结果中寻求基因检测结果的支持。

> 另一方面,在进行BEL移植后,实验猪的观察研究时间仅为 2 周。应该在此基础上尽可能延长观察研究时间,以评估在完全依赖移植肺条件下实验猪的存活情况。

不管怎样,还是给患者们带来了些许希望。生物工程肺,猪猪已经get了,人类呢?研究者说道,如果有足够的资助,他们有望在5-10年内将这种生物工程肺移植到人类机体中进行实验。

——猪猪日记

参考文献

Nichols J E , Saverio L F , Niles J A , et al. Production and transplantation of bioengineered lung into a large-animal model[J]. 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 2018, 10(452):eaao3926.

下一篇

版权所有 上海锐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沪ICP备160229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