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7浏览量:246

基因编辑技术再次“火”了,而这一次,研究者却受到了122位科学家的强烈谴责!

上一次基因编辑领域爆出重大新闻,是2017年的8月份。当时,师从“合成生物学之父”--美国科学院与工程学院双院士George Church教授的杨璐菡博士,带领她的团队使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成功解决了猪器官移植到人体内的关键难题!

她赢得了掌声

我们都知道,器官移植手术影响了全球数百万人的生命,全世界每分钟排队等待器官移植的患者数以万计。然而,能够用以移植的器官数量却非常有限。

未来,如果真能实现猪器官到人体的移植,能够拯救那些在等待器官移植的过程中死去的患者,那将是人类科学史上的一大进步。这项研究,得到了美国伦理委员会的同意,研究成果也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关注与认可。

杨璐菡博士

 他迎来了谴责

就在昨天,基因编辑领域又出了爆炸级新闻:世界首个天然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在中国出生了。

做出这项“创举”的科学家贺建奎改动了7对夫妇孩子的胚胎,这7对夫妇里面父亲是艾滋病患者,而母亲是正常人群。为了让生下的宝宝是正常的,他们选择接受生育治疗。

他们满怀期待,选择相信如今的医疗科学技术水平能够帮助他们“实现愿望”。然而,他们可能不知自己成了全球首次基因编辑技术用于人体试验的受试者,可能成了某些科学家自私的“实验对象”。他们可能不知,通过正常的医学手段的干预,他们一样有希望生下健康的宝宝。

贺建奎

26日下午,包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国强、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蔡续雨、北京大学罗欢等在内的122位生物医学领域科学家发表联合声明,称这次实验只能用“疯狂”来形容,并表示坚决反对和强烈谴责。

为什么要谴责?

许多科学家一致认为,这项表面上意味着中国在基因编辑技术用于疾病预防领域的历史性突破,意义不大,而最后的代价可能非常大!

为什么这么说呢?CRISPR基因编辑技术,它还有一个很厉害的名字:基因魔剪。它能以极高的准确性,精准的对基因组进行编辑,也就是说,这项技术能够在分子层面上修改生命的蓝图。毫无疑问,在科学研究中这是一项技术突破。

但是,基因编辑技术一直以来就存在的脱靶问题所带来的不确定性,对这个基因编辑宝宝将来的生活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没有人能预知。也许这个宝宝真的获得了天然免疫艾滋病的能力,但谁又能确保她日后面对病毒感染或者癌症,又或者其他疾病的患病风险不会增加呢?

这些不确定性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改造一旦作出,对人类群体的潜在风险和危害是不可估量的。这也正是众多生物医学研究领域科学家联合谴责的原因之一。

 禁止令,早有发布

到目前为止,基因编辑技术已成功应用于微生物、植物、动物等领域,并且也成果斐然。甚至在人类胚胎领域的应用也频繁掀起波澜。但是......也仅仅只是用于科学研究。而所有经过基因编辑的人类胚胎,在一定时间内都是要立马被销毁的。

我国卫生部早在2003年发布的《卫生部关于修订人类辅助生殖技术与人类精子库相关技术规范、基本标准和伦理原则的通知》中明确规定“禁止以生殖为目的对人类配子、合子和胚胎进行基因操作。”

而且对于这种涉及人类胚胎的基因操作,绝对是需要伦理委员会(由医学专业人员、法律专家及非医务人员组成的独立组织,其职责为核查临床试验方案及附件是否合乎道德,并为之提供公众保证,确保受试者的安全、健康和权益受到保护)的审查的,同时也需要到相关网站进行备案。

然而,这项基因编辑手术不仅没有进行备案,连声称通过了深圳和美妇儿科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审查的这一事宜,当事医院也发表了申明,予以否认!

也就是说,这根本就是一项不成熟、不道德,完全违反科学家道德底线的试验。

 

合理利用科学技术

 基因编辑这项技术,本质上确实是一项重大突破,只是没有用在对的研究上。现在医疗技术的发展,已经让我们在很多疾病上可以有所为,而不是束手无策,譬如癌症。

目前,癌症已成为除心脑血管疾病之外的第二大人类健康杀手。以前我们无法在癌症病灶形成前检测到其存在,更不用说进行早期防治。

 得益于新技术的出现与发展,对于一些非常适合并且可以进行早期检测的癌症(如结直肠癌、乳腺癌、宫颈癌等),我们已经可以真正的实现早期筛检,在疾病发展之前将其扼杀在摇篮中。

这些新技术,譬如针对结直肠癌早期筛查的多靶点粪便检测,早已受到国内外多个权威机构和学术组织的权威推荐!

最后小锐想说的是,我们不要因为这个事件,就对基因编辑技术失去信心,感到害怕。我们要相信,新技术的发展肯定是会促进社会的进步,肯定会让人类生活的更健康、更幸福!

下一篇